冰凍Est。

一池春水 夜間獨白
請全當我是死人。現充中。
歡迎催稿,催也不寫。

我操,不行了,我他妈要记住我是个文手

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和女朋友ml解决,小黄文只能自己写!

2018-11-21

“黑暗是从地上升起来的。”

2018-11-13

你好鸭我4尹骛

一个现充


真 现充,基本上是死人


普/英中心。

无雷,但是硬塞会发火滴。


我爱莫德雷德。我爱圆桌。


本lof主页为胡言乱语发表专用。

你以为我真的没写东西吗?我真的在写


堆了无数手稿懒得打字星人


就4这样


欢迎qq找我玩:503723179


2018-11-11

《星中》味音痴小料本公开

Written by Est

小料本稿件公开,无差


阿爾弗雷德,當我看到你時,你穿著這白色的宇航服,面部被包裹在玻璃中。我看不清你的臉龐,但能看得到你那麥金色的頭髮。


我記得和你說過要捋好頭髮…不過不重要。在夢里你的頭髮比平日里短了許多。是因為為了上太空作業而準備的嗎?


你是那樣的興奮而欣喜的在太空中漫遊——雙手揮舞,遨遊於冰冷的這片星空之中。當行星在你身旁身後掠過,當太陽能光板反射出刺眼的光芒,你就像孩子般無知卻渴求著一切。我夢到你游向銀色的月亮,並用手捧起白沙拋灑向天空——沒有引力的太空之中。灰塵滿滿飄灑。


如果你問我接下來...

2018-10-20

那个秋日。


土操场的沙土被低年级的小孩儿踢足球飞起一阵阵的黄尘,柳树叶子黄了,垂下黄灿灿的枝条。低不成高不就的年级,没理由嘲笑低年级也没胆量看不起高年级,平平庸庸的瑟缩地活着,在学校里找一份天地。


有人喊我——当时我正在操场最里头的长凳上看书。有人喊我,喂,你,就是你,有人找你,就在学校门口。我说,好。那个人转身又跑去玩儿了,而他因奔跑过急扬起的尘土,沾脏了我的裙角。


她来找我了。明明说好了一辈子不相见。


她骑着车来,穿着我给她挑的那件衣服,黑衣服,领口别出心裁绣了几颗星星。


我没说话、楞楞地看着她,也不是看着她。我看着她脸颊上粘了一根她的睫毛,在泪痣那个位置。像...

2018-10-16

“ ‘我在雅塔面包店,你说他家橘皮酱不错来着。’吉尔伯特发了简讯给我。可是,可是………

可是…

我。


“我不会见吉尔伯特的……纵然我知道,我知道他就在我隔壁。就那么一堵墙的距离,我只需要迈开腿然后,推开玻璃门让上面的铃铛响两下,迈开步子走六步到面包店的门口,然后再推开一扇玻璃门,我就能在红外线感应的劣质门铃发出欢迎光临的塑料质感的迎接声中见到他,见到我心心念念的吉尔伯特 贝什休米特。

见到那张,我曾在心中描摹了千千万万遍的、我每日以唇触碰平面照片上的,那张完美的脸庞,

我好想告诉他我爱他。

我好想,好想,好想告诉他。

我爱他。

我爱你,吉尔伯特。...


2018-10-15

国家意志体当是凝聚了国家及人民之优良点的,吉尔伯特 贝什米特,他是复杂的存在。而宗教神圣化赋予他的白发和清透的红瞳教他更有神相。

2018-09-21

当本小姐踏入浴缸,热水熏得我皮肤通红。紫色和蓝色的洗涤剂沐浴液混在一起蒸腾的是有劣质化学制剂的香气。我处以自己死刑,为了本小姐自行犯下的错。

2018-09-20

然后闹钟响了,一片大亮。

2018-09-19
1 / 13

© 冰凍Est。 | Powered by LOFTER